条规定:“上市公司自控制权发生变更之日起6

  条规定:“上市公司自控制权发生变更之日起60个月内,向收购人及其关联人购

  案调查的情形,但是,涉嫌犯罪或违法违规的行为已经终止满3 年,交易方案能

  够消除该行为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,且不影响对相关行为人追究责任的除外”。公

  司及控股股东分别于2019年1月24日、3月8日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

  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,该调查已于5月23日终止,公司及控股股东受到中国证

  2、公司于2019年4月30日披露了《2018年年度报告》,信永中和会计师事

  务所(特殊普通合伙)就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告向公司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

  计意见,其中涉及主要事项为:(1)截至审计报告日,公司管理层难以对公司重

  善持续经营能力的具体计划和措施。因此公司的持续经营仍然存在重大不确定性,

  会计师无法获得充分、适当的证据以判断公司按照持续经营假设编制2018年度财

  务报表是否适当。(2)截至审计报告日,会计师无法获取充分、适当的审计证据

  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可收回金额具有重大不确定性。(3)截至审计报告日,

  会计师独立发送的询证函部分未能收到回函,涉及应收账款30,076.07万元、应

  付账款26,584.59万元。虽然会计师执行了相应的替代程序,但替代程序主要是

  及账面记录是否完整存在重大不确定性。(4)公司2018年度涉及大量债务诉讼,

  《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第1502号——在审计报告中发表非无保留意见》第十

  13.1.1条第(五)条:最近两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或

  3、公司于2019年8月30日披露了《2019年半年度报告》,公司未经审计归

  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-485,500,820.76元,如公司年末无法改变净资产

  为负的状况,根据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(2018年11月修订)》

  第13.1.1条第(三)条: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

  4、2018年12月26日,公司债权人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重整申请。

  请人的重整申请,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于2018年12月28日最新颁布的《深圳证

  项的进展,并充分提示相关风险,确有需要申请停牌的,应当披露停牌具体事由、

  经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获得清偿。如果重整计划草案不能获得法院裁定批准,

  11月修订)》第13.4.1条第(二十一)项的规定,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

  公司于2019年4月30日披露了《2018年年度报告》,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

  (特殊普通合伙)就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告向公司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

  见;公司于2019年8月30日披露了《2019年半年度报告》,截止2019年6月30

  日,公司未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-485,500,820.76元。若公司在

  (2018年11月修订》)第13.1.6条规定,公司股票将于公司披露年度报告之日起

  停牌,深圳证券交易所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。

  2018年12月26日,公司债权人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重整申请。公

  宣告破产,根据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(2018年11月修订)》第

  邓翔承诺:“在符合法律法规规定及规章制度的前提下,本人将采取必要的方式,

  题”。2018年12月26日,公司债权人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重整申请。

  务风险,,通过一揽子方案解决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,尽快恢复公司盈利能力,增

  13.1.2条“(三)公司知悉年末净资产为负时,应当发布公司股票可能被暂停上市